提示: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请进行网页视频播放器升级!
 

详情请点击视频播放!
 

中浆、青光眼和弓蛔虫眼病等疑难眼疾诊治有了新进展

      

11月1日,第三届“理想中国”眼科名医高峰会在苏州理想眼科医院成功召开。苏州市卫计委主任谭伟良、苏州大学副校长蒋星红莅临会议并发表讲话。


苏州市卫计委主任谭伟良发表讲话

谭伟良主任在讲话中说道,理想眼科外重合作、内强管理,办院模式独树一帜,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医院举办这样的会议有助于苏州地区的眼科学术交流,加强先进眼科医疗技术平台的构建。

随后,蒋星红副校长在讲话中指出理想眼科作为苏大教学医院的一部分,对苏大医学人才的培养做出了贡献,这与医院注重学科建设、注重对外交流密不可分,苏大对医院的发展将会给予更多的支持。


苏州大学副校长蒋星红发表讲话

眼科名医齐聚首,聚焦眼科疑难病症

本次高峰会议延续了往届会议的庞大规模,吸引了全国各地知名眼科专家、学术泰斗齐聚苏城,共同围绕眼科前沿问题进行深度交流和探讨,部分知名专家还就地面向市民开展了会诊,为苏州眼科医疗技术向高水平发展注入动力的同时,也为地方疑难眼病的患者创造了治疗良机。

据悉,本次眼科高峰会邀请了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王宁利教授、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十届主任委员赵堪兴教授、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七-八届主任委员赵家良教授、中山眼科中心葛坚、林振德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赵明威教授、北京协和医院董方田教授、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孙兴怀教授、解放军总医院魏世辉教授等多位知名专家做眼科相关领域专题报告,各眼科专家齐聚一堂,就中浆、青光眼、视神经炎、弓蛔虫眼病、间歇性外斜视、假性剥脱征等共同关注的热点学术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分享了相应创新治疗医疗技术。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十届主任委员赵堪兴教授发表讲话

专家们分别做了《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临床青光眼诊疗进展》、《弓蛔虫眼病玻璃体视网膜增殖手术治疗》等重要课题报告,专家们精辟的论述和科学的分析赢得了与会同仁们的热烈掌声。会议现场气氛热烈,浓郁的学术氛围中不乏轻松的互动交流。

眼“中浆”了怎么办?试试光动力疗法(PDT)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赵明威教授初次带来和分享了《中浆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简称中浆)的相关学术研究和诊治经验。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赵明威教授发表讲话

赵教授介绍,“中浆”是一种自限性疾病,60%-80%患者视力可改善,但视功能会出现改变,如对比敏感度、色觉异常等可能持续存在。而持续存在的病变,可能会导致永久性的视力丧失。该病好发于中年男性,A型性格:如脾气急、上进心强等易得,激素水平的增高可能是其主要原因。也好发于常夜间驾驶的货车司机。

对中浆的治疗,随着对病变的不断认识而改变。以往常采用口服药物或观察等保守治疗,但近年来出现的光动力疗法(PDT)治疗阻止了中浆脉络膜毛细血管因通透性增加而导致的渗漏,成功率相对较高,且能缩短病程时间,并可治疗中心凹处渗漏病灶,是一种值得推广的治疗手段。

青光眼如何避盲?目标眼压需持续达标

在本届峰会上,中山眼科中心葛坚教授在《临床青光眼诊疗进展》课题讲座中,提出了“目标眼压”的概念。


中山眼科中心葛坚教授发表讲话

据葛教授介绍,由于个体差异及其他影响因素的作用,不同患者的目标眼压值不同,同一患者不同病期的目标眼压值也不同,早期患者眼压值应小于18个单位,中期患者应小于15个单位,晚期患者应该小于12个单位。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个眼压值适合所有患者的安全眼压,目标眼压应根据随访结果进行调整。目标眼压持续达标方能避盲。在青光眼诊疗新技术方面,葛教授讲解了青光眼微型眼内引流支架的应用,他指出,新技术的诞生将大幅降低青光眼手术的难度,提升患者的生活质量。

会上,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孙兴怀教授就《先天性青光眼的诊治》做了讲解,孙教授指出小梁切开术对治疗1岁以内患儿先天性青光眼成功率很高,数十年来,小梁切开术己在欧美国家广泛应用,被认为是与房角切开术同样有效地治疗先天性青光眼的主要手术之一。

玩猫狗会失明?弓蛔虫眼病是祸首

北京协和医院董方田教授结合自身临床诊疗经验,在会上做了《弓蛔虫眼病玻璃体视网膜增殖手术治疗》的课题报告。据董教授介绍,弓蛔虫眼病临床表现为视力下降、斜视、白瞳症等, 90%为单眼发病。长期接触猫狗、餐前不洗手、食用不洁猫狗肉人群为高危人群。

据董教授介绍,该病的主要原因是,接触含有弓蛔虫卵的猫狗粪便,或被粪便污染的食物引起虫卵进入了人体,在人体内会发育成幼虫,这种幼虫会随着人体的血液流动,在一定的时候便会移行进入人体组织,从而引发相应病变。他指出,该病往往会被误诊为葡萄膜炎,通过免疫学检测可加以甄别,弓蛔虫眼病患者常伴有免疫球蛋白(IgG)明显增高症状,产生玻璃体视网膜病变、增殖。

早诊断、早治疗可恢复视力。常用的治疗方法为激素加驱虫药,和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剥脱增殖病膜。董教授特别提醒,单眼发病的“独”眼小孩尤其值得家长警惕。

学术与技术齐发展,实现理想人的理想

据悉,当天的峰会上,与会专家还就视神经炎、间歇性外斜视、假性囊膜剥脱综合征等学术课题做了学术交流。北京协和医院赵家良教授提出了“防治包括盲在内的视觉损伤”概念,将传统的“防盲治盲”理念升华为“普遍的眼健康”理念,将进一步扩大综合眼保健的服务范围。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七-八届主任委员赵家良教授发表讲话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同仁医院王宁利教授在会上,就论文发表与临床科学研究的辩证关系发表了自身见解。他指出,医生在指标导向型科研过程中,容易丧失科研思索能力、发现的眼光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临床医生在学好技术、用好技术的同时,须注重临床科学研究,方能在面对问题时做到“知其然,谈其所以然,知其所以然”。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王宁利教授发表讲话

会议结束后,我院院长宋鄂教授在闭幕式上表示,举办此类高水平的学术会议一方面是旨在追踪本学科学术前沿动态,推动眼科领域的学术发展;另一方面则是从实际角度提高本院的学术水平和诊疗技术,使二者平衡协同发展,实现理想人的理想。


苏州理想眼科医院院长宋鄂教授致总结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