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L晶体植入术使其告别“酒瓶底”重塑生活信心

在高科技数码产品“横行”的今天,各种“眼镜哥”、“眼镜姐”也如雨后春笋般诞生,这是一个时代的“病症”。幸运的是,近视手术的发展让这其中不甘被眼镜“束缚”的人们有了回旋的契机。现在,近视度数600度以下的,做个目前主流的飞秒激光或准分子手术,摘掉眼镜不过是10多分钟的事。而对于以前,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成功摘镜的高度甚至超高度近视者或因角膜薄不能进行激光矫治的普通近视者,现在也有了得以实现摘镜夙愿的途径——即通过ICL晶体植入术来矫正近视。日前,在苏州理想眼科医院,一名95后的年轻小伙就通过该技术成功告别了“酒瓶底”形象并顺利自信地踏上了求职之路。

眼患1700度高度近视,学习求职之路阻碍重重

据了解,这名年轻小伙名叫孙余,出生于1995年,家乡是四川,目前随父母住在苏州同里。记者在苏州理想眼科医院3楼屈光治疗中心看到他时,他那副厚厚的“酒瓶底”眼镜已经不见了踪影,乍一看还真难想象他竟然曾是一位1700度的高度近视患者。采访中,孙余告诉记者,他是先天性的病理性近视,谈及高度近视曾经对他的影响,他肚中多年的“苦水”仿佛顷刻间一下涌了出来。

原来,孙余在小学三年级时,近视度数就已经发展至600度左右,只是那时少不更事的他并未重视,也就没有告知在外地工作的父母。还是时任他班主任的表姐后来发现他的课堂笔记总是课后问同学借着补,经仔细一问才知上课时黑板上老师所写的是什么,对于坐在教室中间一排的孙余来说根本就看不清,他一直就只是在“听讲”。表姐如实将情况反映给了孙余父母,父母这才回去带孙余去配了一副眼镜。

虽然,戴上眼镜后孙余眼前的事物清晰了,但对于那时酷爱打篮球耍帅的他来说却深受影响,因为带着眼镜打球,经常都被人撞掉。“那时候自尊心强,眼镜掉了总觉得丢脸,慢慢也就不想打了。”孙余回忆道。高中时,由于度数加深至1700度,他学习越来越吃力,因为功课跟不上最后无奈只能辍学随父母到苏打工。谁知,高度近视竟让他的求职路上也屡屡“碰壁”,虽也进过两家电子厂,但都干不长。“电子厂里的电子元件都很小,因此好多岗位都需要视力好的,否则就只能分在很差的岗位。”孙余解释道。

在父母的坚持下摘镜,形象改观生活信心倍增

由于眼睛导致求职困难,年轻的他对生活的自信也日渐消沉,自上一次离职后,孙余一直在家待业已经近一年了,每天就只是玩玩游戏、看手机。眼看着儿子还年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父母决定带着儿子到苏州理想眼科医院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把高度近视给治好,像其他近视者一样也把眼镜摘了。

临近过年时,孙余随着父母一行三人一起来到了该院并找到了该院屈光治疗中心主任郭晓枚。郭主任随后便为他安排了专业细致的术前检查,经过了综合验光、眼压、角膜地形图等一系列眼部检查,花了近1个半小时。最后,检查结果显示孙余眼睛虽然眼底有轻微症状,但是不影响实施ICL晶体植入手术。闻此,原来还十分紧张的一家人一下子心情就放松了下来,仿佛明媚的未来离他们已经不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决定手术后,父母便为孙余缴了整个手术费用,虽然这笔费用对于一个打工家庭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为此,孙余也曾犹豫过。但是一想到可以让儿子未来的路好走些,孙余的父母还是不顾孙余的犹豫坚持让他接受手术。

三天后,郭主任亲自为孙余实施了ICL晶体手术,手术很成功。等孙余到院接受术后检查时,检查结果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没带厚厚眼镜的情况下,左眼视力水平0.6,右眼0.5,高兴的他一时笑的都合不拢嘴。“朋友都说我比以前精神多了,这下生活的信心也有了,接下来我准备找份工作好好努力,好孝顺我爸妈。”孙余说。而日前,孙余再次到院复查,他高兴地告诉郭主任,刚过完年他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郭主任闻此也倍感欣慰。

矫治高度近视不再难,ICL晶体植入术效果佳

对于大多数近视患者而言,有效地进行近视矫正已成亟不可待的问题。那么,矫治像孙余这一类的高度近视很困难么?郭主任介绍:对于度数高、散光严重、角膜薄的近视朋友,安全系数高的ICL晶体植入术更适合。不过事先要进行详细的眼底检查,这样医生才能够找到适合的治疗方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设计。

据郭主任介绍,所谓有晶状体眼人工晶体植入术(简称ICL植入术),即在不摘除眼内自有晶体的基础上,植入一个新的人工晶体,类似于将一副微型眼镜植入人眼内,却又能随时取出具可逆性。它无需切削角膜,术后无需缝合且恢复迅速,视觉优于配戴框架和隐形眼镜,是高度、超高度近视患者以及角膜厚度偏薄近视患者成功摘镜的新选择。但ICL晶体植入术对于设备仪器的要求高,还要求手术医师具有丰富的屈光临床经验和白内障手术经验。苏州理想眼科医院就是苏南地区开展ICL晶体植入的专业眼科医院之一,目前,所有实施ICL手术的近视患者术后均恢复正常视力,效果显而易见。